位置:主页 > 罗莱官网 >
商业搜索:网络公司的下一个金矿 终将走向垄断
发布日期:2022-05-02 23:56   来源:未知   阅读:

  “张国荣自杀之后的第二天,百度上就能搜索到上千条与之相关的新闻,但Google上却几乎什么都看不到。虽然不像门户那样有强烈的民族、文化色彩,但至少百度比Google更理解视网络为生活必需的这一代中国人的需求。”百度公司总裁李彦宏这样为自己的网站说话。

  当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三家中国门户网站打了翻身仗的时候,一直为人们熟视无睹的网络应用——搜索因雅虎、微软这几家重量级公司的介入而再度变得炙手可热。

  7月15日,雅虎以现金加股票的形式收购第一大付费搜索服务商Overture,涉及金额16.3亿美元;随后,国内网络界就盛传几大门户竞购3721,不管这则传闻里有多少炒作成分,但中外两个案例都明确显示,互联网上的搜索业务又成为了焦点。

  搜狐副总裁王建军告诉记者,搜索服务每年为美国的网络商创造20亿美元的收入,目前国内的搜索市场价值还在4-6亿元人民币,据估计三年之内将达20亿元人民币。而来自搜索的收入在搜狐整体营收中已经占到了10%,仅次于广告和短信。

  王建军坦言,搜索完全可能成为继广告和短信之后,互联网公司再次加速跑的引擎。其通过卖关键字出售搜索页面上的位置资源形成的赢利模式被认为将是一些互联网企业未来3-4年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李彦宏则进一步表明,搜索将会让专注于这个领域的公司获得无与伦比的地位:“Google现在还是一家私人公司,没有上市,但那些一流的投资银行时刻都在紧盯着Google的一举一动,只要Google上市,市场会用‘超额认购率’、‘发行价’这些指标给它最热烈的欢迎。”搜索服务在互联网早期还只是网站们提供给网民的多种免费大餐之一,网站也将之视为增加用户粘度的产品,并不指望它为公司创造收入;百度这些掌握搜索技术的公司则通过出售技术赚钱,其客户不外乎网站和一些大企业的网站。

  始创于1998年的Overture改变了这一切,它推出的搜索排名服务使搜索引擎商直接向进入搜索目录的企业收费——而且,如果想在搜索结果中获得一个好位置,比如不管数据库如何扩充,永远位于第一个页面,企业们交纳的费用将更高、方式也更灵活。

  搜狐2001年6月28日推出这项服务时,还叫“商业网站登陆”。王建军承认,那时这个市场还不成熟,但只用了两年时间,搜狐的商业搜索就从零做到了公司营收的10%:“我们的普通型收费是每年300元,企业只要交了300元就能进入搜索数据库;推广型收费是每年2500元,保证企业能排在搜索结果的首页;更高的一档是每月收费2000元,保证这个月内总能排在搜索结果的第一位。现在有5万家企业购买了这项服务。”

  百度则是从2001年9月20日开始推广“竞价排名”:“我们当时已经意识到,单纯给门户提供搜索技术的模式走不通。在Overture的启发下,我们转型。现在,我们虽然还给门户提供搜索服务,但这部分收入和来自竞价排名的收入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差距有10倍左右。”

  区区几百元、几千元也能集腋成裘。2003年,Google来自搜索引擎的业务为其带来了7亿美元的收入;Overture年收益更达到10亿美元;以中文网络实名这一符合中国国情的软件产品打出品牌的3721反倒是从企业、而非最初锁定的最终用户那里赚到了钱。

  这些表层服务之外,搜索引擎之于网站还能带来额外的联动销售结果。比如与广告销售捆绑、为企业提供整套的网上推广方案,在网站内的多个环节提供销售窗口。雅虎CEO特里·塞美尔则计划向Overture的88000个付费商业用户提供一系列配套服务,比如网站建设、企业邮箱以及求职检索等,这些正是第一大门户雅虎的长项。与之相应,王建军也兼顾搜索和务。

  雅虎收购Overture是典型的所谓强强联手,印证了业内人士的普遍观点——搜索和门户网站一样,最终只会为垄断者提供越来越广阔的机会,规模小的搜索引擎商几乎没有什么空间。也因此,雅虎收购Overture刚刚签字,就有微软将收购Google的预测出笼。

  “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首先,Google的两个创始人相当自信,他们坚信只有自己能把公司做好;其次,微软现在收购任何一家在行业内排名第一的公司,都要先和反垄断法斗争。但搜索行业内部走向垄断确实是趋势。”李彦宏这样分析。

  那么,没有被微软收购之虞的Google会不会在区域市场收购一些地区性公司,比如百度?李彦宏同样否认了这种可能:“Google做到今天这么大,全球都没有一个可以和它对抗的公司。中国市场出现了百度,我们的数据库、反应速度、网页更新频率和相关性这些技术指标都比Google强,同时,我们还了解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Google有36种语言,百度只提供中文一种,但我们的使用量已经成为仅次于Google的全球第二,所以,Google无法对百度的业务形成威胁;另外,我们今年的收入规模是去年同期的4-5倍,从财务和公司发展角度考虑,我们始终坚持公司独立发展、上市的路径。”

  垄断地位带来的就是垄断性收入,百度甚至认为,中国网络业的下一个Billion Company将出现在搜索行业:“搜索对技术的要求很高,必须不断更新,才可能对用户的搜索要求做出最快反应。此外,还要有扎实的技术识别出来自客户竞争对手的恶意点击,避免导致客户花冤枉钱。技术含量高这个特性也在某种程度上建立起了进入壁垒。”

  王建军也认同这一观点,他透露,公司的年度预算向搜索引擎研发明显倾斜,并大举招聘搜索引擎技术人员:“最后能胜出的搜索引擎不会是那些短期内就赚到大钱的,必须从用户角度出发。比如,我们宁可成本高一些、费时长一些,也依旧保存了人工分类的环节,就是因为人工分类对信息质量的把握应该更准确,更符合用户对信息有效性、真实性的要求。现在的局面决不是搜索引擎市场的最终定局,技术是最终的制胜因素。”用户利益是否受损

  商业搜索模式为带来滚滚财源的同时,可能会出现消极的一面:如果搜索引擎页面上的信息仅由钱说了算,其搜索到的信息的可用性便会大打折扣,许多信息对绝大多数用户而言可能都是无用信息,这要花费用户许多排除不相干信息的时间,与搜索引擎的初衷背道而驰。

  目前,排名收费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像Google、搜狐和新浪的固定排名收费模式,另一种则如百度的竞价排名收费模式。排名先后一般由网站所交费用的高低决定。但是,基于位置资源的搜索收费显然不宜出卖太多,一旦被网民发现搜索页面上到处都被广告充满,他们就会舍弃这个搜索引擎、改投别家,这实际是搜索引擎商自断财路的做法。

  搜索引擎商们当然明白这个后果有多严重,纷纷推出了解决办法。比如,搜狐一直将其固定排名的个数严格控制在6个以内,并对缴费排名的客户进行严格的质量把关;Google则在搜索页面的右边划出一块专地,用作网站交费排名用,并贴上了交费等字样,明确告诉用户这个栏目下受到推荐的网站都是广告性网站,是否点击这些网站由网民自己做主。

  尽管这些设计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网民的抱怨,但是,搜索引擎商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赚人气与赚财气的矛盾——当大量交费网站要求被推荐时,受到巨大盈利诱惑的搜索引擎商们难保不将搜索页面变成广告的主战场。李彦宏称,关键在于把握一种能发挥市场调节作用的模式来调节人气和钱的度,理想的状况是,搜索引擎上的网站排名可以通过点击率和交费来综合考量,这就实现了网民和搜索引擎商共同决定搜索引擎页面上的网站排名。

  赢利固然重要,但可持续发展更重要,在一个越来越认同“契约精神”的时代,稀释品牌将不再有明天,商业搜索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完)

罗莱生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罗莱生活)成立于1992年6月,是国内较早涉足家用纺织品行业,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企业。2009年9月公司登陆A股市场,股票代码002293。先后被授予“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江苏省睡眠产品新型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称誉。